亚洲日韩在线不卡无码,亚洲日韩在线不卡无码,亚洲日韩欧美国产高清αv

<var id="h15zp"></var>

“現在有貢獻,未來更可期”,為中國旅游研究對世界旅游的貢獻點贊!(上)

來源:旅規院微信 行業新聞 2018-06-12 16:47:59

啊哦~圖片找不到了



中國旅游在國際上享負盛名,但是中國旅游研究的成果和對全球旅游研究做出的貢獻,卻鮮少有人熟知。“現在有貢獻,未來更可期”,這是南京大學的章錦河教授對中國旅游研究的評價。


哪些知識可以稱作理論?哪些新理論是中國旅游學者提出的?哪些中國旅游研究新理論對國際旅游研究作出了重要貢獻?


本文以“旅游吸引物權、非慣常環境”兩個研究領域為例,梳理和總結了中國學者對國際旅游研究的知識貢獻。


其中,旅游吸引物權屬于新概念提出及理論探索,非慣常環境為理論體系的建構


跟著規劃君一起認真閱讀了解!


一/// 旅游吸引物權:新概念提出與理論探討



針對旅游開發中收益分配不合理引發的矛盾沖突問題,保繼剛和左冰2012年在《旅游學刊》上的文章《為旅游吸引物權立法》提出“旅游吸引物權”的概念。他們認為,旅游吸引物權作為一種“未被明文列舉出來的權利”,法律上應對其產生的價值和利益予以確定。自旅游吸引物權提出之后,學者們進行了熱烈的討論。



1.1

研究進展

目前,關于旅游吸引物權的研究主要發表在《旅游學刊》《云南師范大學學報》《法治研究》《經濟問題探索》等學術刊物上,大致可以分為兩種觀點:一是以保繼剛和左冰為主的“賦權”論,一是以張瓊和張德淼為主的“合同”論(王維艷,2015)。前者針對旅游發展中土地增值收益和旅游吸引物價值被低估或忽略的現狀,主張通過土地制度變革、為旅游吸引物權立法或賦予當地居民旅游資源的所有權,分享旅游發展帶來的股權利益(保繼剛和左冰,2012);后者則認為財產權是具體的、現實的,應充分反映現實生活中的具體財產關系,農村土地上的旅游開發并未引起新的權利浮現,旅游吸引物作為整體不宜設立物權,并主張運用現有法律保障旅游開發中當地居民的權益(張瓊和張德淼,2012)。


2016年,“賦權”論和“合同”論兩派又一次在《旅游學刊》上進行了交鋒。張瓊和張德淼(2016)認為,旅游吸引物在旅游學上屬于一個集合概念,在法律上沒有相關規定,但不同屬性的旅游吸引物作為個體在《物權法》上的權屬性質往往是有法可循的。在此基礎上,他們進一步論證了設立旅游吸引物權、為之統一立法的不合理性和不可行性。與此針鋒相對,左冰和保繼剛(2016)從“一物一權”原則出發,結合現行資產評估方法中的收益法和市場法,根據產品生命周期特點,提出了基于門票收益的旅游吸引資產評估方法對物的旅游吸引價值(資產)的評估。他們強調,旅游吸引物權不僅具有法理上的合理性、社會實踐經驗的合理性,而且具有滿足旅游吸引物交易保護要求的邏輯合理性,有著廣闊的實踐應用潛力。


從保繼剛和左冰的論文中可以看出,旅游吸引物權的提出是多年持續觀察和思考的成果。無論是2012選取的廣西桂林龍勝龍脊梯田景區和云南西雙版納傣族園景區,還是2016年選取的西遞和宏村案例,都具有很強的現實背景。一個新概念、新理論的提出,難免會遭受諸多質疑。新理論必然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論證之后才能慢慢浮出水面,并在學者的共同努力下才能建立較為完整的理論體系。目前,關于旅游吸引物權的研究依舊較為缺乏,要建立相關的理論體系任道而重遠。


1.2

對國際旅游研究的可能貢獻


保繼剛和左冰將旅游吸引物權翻譯為“Tourist Attractions Rights”,筆者使用其作為關鍵詞在各大學術搜索平臺上進行了搜索,均未發現相對應的學術論文。由此可見,國內關于旅游吸引物權的相關研究對國際旅游研究的貢獻尚未形成。可以預計,隨著相關研究的推進及我國旅游研究國際影響力的進一步提升,旅游吸引物權的相關理論在未來極為可能為國際旅游研究增添濃墨重彩的一筆。如章錦河教授所言,旅游吸引物權的研究未來很可期。



參考文獻

主張賦權:

[1] 保繼剛, 左冰. 為旅游吸引物權立法[J]. 旅游學刊, 2012, 27(7):11-18.

[2] 唐兵, 惠紅. 民族地區原住民參與旅游開發的法律賦權研究——兼與左冰、保繼剛商榷[J]. 旅游學刊, 2014, 29(7):39-46.

[3] 左冰, 保繼剛. 旅游吸引物權再考察[J]. 旅游學刊, 2016, 31(7):13-23.


主張合同:

[1] 張瓊, 張德淼. 旅游吸引物權不可統一立法之辨析[J]. 旅游學刊, 2013, 28(12):90-96.

[2] 王維艷.鄉村社區參與景區利益分配的法理邏輯及實現路徑——基于現行法律制度框架視角[J]. 旅游學刊, 2015, 30(8):44-52.

[3] 張瓊, 張德淼. 再論旅游吸引物的法律屬性[J]. 旅游學刊, 2016, 31(7):24-31.






二 ///   理論體系的構建:非慣常環境相關研究



2008年,張凌云在《旅游學刊》上發表了《國際上流行的旅游定義和概念綜述——兼對旅游本質的再認識》的文章,對國際上流行的旅游概念進行了系統梳理。他發現在關于旅游的定義中,不少學者涉及“慣常居住環境”這個概念。同年,在《旅游學刊》的另外一篇文章《旅游學研究的新框架:對非慣常環境下消費者行為和現象的研究》中,張凌云提出了關于“非慣常環境”的確切定義,并嘗試利用該概念建立旅游學研究的新框架。后面,我們將會嘗試梳理非慣常環境的研究進展及我國旅游學者對該領域的研究貢獻。



2.1

研究進展

(1)概念的提出


慣常環境這個概念于1995年被世界旅游組織(WTO)采用在旅游的技術性定義中,此前,類似其所指的對象被表述為“日常生活和工作地點”“永久定居地或工作地”以及“日常環境”等(陳海波,2017)。在WTO給出的定義中,并沒有對慣常環境以外的地方進行精確描述。那么問題來了,慣常環境的邊界在哪里?多遠才算遠?瑞士、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等國家曾將80千米作為慣常環境的閾值。然而,這個標準是否普遍適用?國土面積不同,慣常環境的范圍理應不一樣。比如,對于小鄉村的農民,慣常環境可能只是當下目力所及的一畝三分地;而對于在北京市中心上班而在七環以外居住的打工者,其慣常環境相對于前者可能就大得多。另外,對于不同距離感知的人,其感知的慣常與非慣常也必然不一樣。比利時學者Govers等人于2008年在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發表了“勾勒旅游:定義慣常環境”一文,首先對距離測量這一“拇指法則”進行分析,并在思辨的基礎上進行了實證,其工作的啟發性在價值上更勝于研究結論。傳統觀點往往從身體的日常活動空間(如工作、購物、娛樂等)的集合去界定非慣常環境,而Govers等人則從地方、空間、流動的多視角出發,對傳統觀點的慣常環境進行重構和重置,提出慣常的感知與距離并非是線性關系的觀點。他們采用兩種評價方式,外在的距離與頻率評價和內在的游客自我感知評價,對非慣常環境進行刻畫。研究發現,人們對于慣常環境的感知不僅僅與距離相關,還因個體差異而異。實證結果顯示,20千米是比利時游客對慣常環境的閾值范圍。他們認為,雖然這一標準不能全球推廣,但適用于一個人口密集和高度城市化的地區。


顯然,只是簡單的距離測量并不能決定慣常環境的邊界。慣常環境的測量不僅與客觀的距離有關,還取決于個人的主觀感知。并且,隨著個人活動空間的變化,個人的慣常環境也會隨之變化。但是,我們不能因此陷入不可知論,我們應該慶幸的是我們正在接近事物的真相。旅游的技術定義有助于量化分析,但是回歸本質性的概念定義也是非常必要的。


(2)張氏非慣常環境


在國內,“非慣常環境”的蹤影,最早可見于2008年張凌云在《旅游學刊》中的文章。他對國際上流行的旅游定義和概念進行了梳理,發現了慣常環境是關于旅游定義的一個關鍵詞(張凌云a,2008)。同年,他在《旅游學刊》發表了“旅游學研究的新框架:對非慣常環境下消費者行為和現象的研究”一文,嘗試以“非慣常環境”和“體驗”這兩個核心概念,重新解析了旅游的本質及其相關概念,討論了旅游經濟學和旅游社會學的研究對象和內容,并在此基礎上探討了構建旅游學的學術框架。在文中,他強調了認識慣常環境和非慣常環境這對概念組,是理解旅游活動和現象空間轉化和外部條件最為本質的基礎。旅游者在非慣常環境下的消費心理和行為應該成為重構旅游經濟學研究的微觀基礎(張凌云b,2008)。


2009年,張凌云進一步嘗試利用非慣常環境建構旅游學研究框架。張凌云利用利珀模型和普洛格模型這兩個旅游基礎研究中較為成熟的理論模型對“非慣常環境”概念進行了驗證和推廣。利用利珀模型,張凌云指出客源產生地與旅游目的地實際上就是慣常環境與非慣常環境在地理空間上的投射,而這兩種環境的心理動力就是慣常環境里“緊張和焦慮”所形成的“推力”,以及在非慣常環境“誘引的場”所構成的“拉力”;此外,他還利用普洛格理論模型,論述了非慣常環境既是地理環境、更是心理環境的本質,并進一步強調非慣常環境的特征與旅游者心理上的認知有關,而這種認知又是基于客源地的慣常環境。總的來說,該文試圖以非慣常環境概念來重構旅游學研究的學科體系框架,對重新審視旅游現象和本質具有很高價值。


張氏非慣常環境的研究不僅僅停留在單純的學術研究,還以非慣常環境這個特征為基礎,嘗試推動旅游學科建設。早在轟轟烈烈的旅游管理申報一級學科之前,張凌云于2012年便在《管理學季刊》(前身為《中大管理研究》)中發表了“走出混沌:旅游學科的歸屬與性質探索”一文。文章簡述了旅游和旅游學科在《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目錄》等各種分類標準的位置,指出旅游學科的分類歸屬混亂的尷尬地位是旅游學科的學術基礎薄弱、沒有形成一門獨立的學科所致。張凌云進一步指出,構建旅游學的關鍵在于確立起獨特的研究對象或研究領域、嚴密的邏輯化的理論體系和研究范式。在非慣常環境下,旅游者的行為也有別于慣常環境,這是構建旅游學的基礎,也是旅游學所具有的獨特的、不可替代的研究對象或研究領域。對于旅游學而言,以“旅游本質是在非慣常環境下的體驗”這一基本認識為基礎,才有可能建立起一套具有特有的概念、原理、命題、規律等所構成的嚴密的邏輯化的理論體系(知識體系)和具有一定的學科知識產生方式和研究范式(方法論),從而最終構建起真正屬于旅游學的學科體系。



(3)非慣常環境的其他研究成果


除了張氏理論外,其他學者也參與到了非慣常環境的理論構建研究中。王欣和鄒統釬(2011)認為,非慣常環境概念和相關理論,是在旅游技術性(或現象性)定義大行其道的時候回歸概念性(或本質性)定義的重要工作之一。他們在已有研究基礎上,進一步探討了非慣常環境下人的體驗的本質問題。文章指出,體驗對于人們具有生命層面的意義,而非慣常環境下的體驗是人們以變換環境的方式去調整生命狀態。文章還對基于非慣常環境視角的旅游定義做了一些補充探討,包括主動性、暫時性、可替代性和旅游體驗價值的有限性等。


陳海波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在《旅游學刊》刊發了非慣常環境的相關研究。陳海波(2016)認為,慣常環境與非慣常環境演變演化則是個體與外部環境共同作用的結果,具有轉換消長乃至切換的特征,只是不同的人,其慣常環境與非慣常環境相互轉換消長及切換的方式存在差異。旅游是發生在人們進行“慣常環境-非慣常環境-慣常環境”切換復原這一整段的生存狀態里,這種切換復原和其間的閑暇時間一道構成了旅游的充要條件。他認為,旅游學的研究對象應該是個體或群體慣常環境與非慣常環境切換復原中閑暇時間的體驗,這既是旅游學的內核,也是其發展所屬自足性分支學科的基礎,同時也是其與各相關學科進行平等對話,發展所屬交叉性分支學科的基礎。在后續研究中,陳海波(2017)對非慣常環境的概念進行了進一步分類。他運用現象學方法,將非慣常環境也可以分為非慣常足跡環境和非慣常非足跡環境兩類,并闡述了其概念內涵、特征、影響因素、發展向度以及相互轉換消長、切換、投射等關系。同時,將非慣常環境下的體驗分為一般性體驗和特殊性體驗,認為體驗是人對于人自身(生理和心理)、人類社會以及自然界的各種事物特定向度的探求和被給予過程,并分析了旅游體驗的內涵、特性以及質量評估等問題。


2018年第4期《旅游學刊》刊發了管婧婧等人題為“非慣常環境及其對旅游者行為影響的邏輯梳理”一文,該論文較為系統地對非慣常環境的內涵和外延進行了界定。他們在“非慣常環境”是旅游研究中的核心概念基礎上,運用形式邏輯法,分析并歸納了該概念的內涵和外延。從內涵來看,慣常環境是人們日常重復性實踐和思維所構建的經驗地方,它具有相對穩定的地理邊界,但具體距離尺度受個體心理認知的影響。在外延上慣常環境包括日常工作(學習)環境、日常居住(社區)環境、日常交往環境。相應地,非慣常環境從外延來說是慣常環境之外的地方,這里的地方是指“經主體加工并賦予不同性質和意義的空間”。此外,他們還從經濟、文化、信息和認識4個維度對非慣常環境進行解析,發現進入非慣常環境意味著經濟成本、信息混亂和不完全、文化差異及認知調整。最后,圍繞上述維度,文章推演了非慣常環境對旅游者在目的地選擇、消費及行為失范等多方面的影響,嘗試為以非慣常環境為邏輯起點構建旅游者行為研究做一些基礎性工作。



2.2

對國際旅游研究的貢獻


十年磨一劍,毫無疑問,經過十年的探索,以張凌云為代表的我國學者在非慣常環境的研究上已經取得了較為系統的研究成果,為國際旅游研究作出了不可忽視的貢獻。希望有朝一日,非慣常環境的研究能夠一統雜亂的關于旅游學的定義,助力旅游管理成功申報一級學科。



參考文獻

[1] Govers R, Hecke E V, Cabus P. Delineating tourism: definingthe usual environment[J]. 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 2008, 35(4):1053-1073.

[2] 張凌云a.國際上流行的旅游定義和概念綜述——兼對旅游本質的再認識[J].旅游學刊,2008, 23(1):86-91.

[3] 張凌云b.旅游學研究的新框架:對非慣常環境下消費者行為和現象的研究[J].旅游學刊,2008, 23(10):12-16.

[4] 張凌云.非慣常環境:旅游核心概念的再研究——建構旅游學研究框架的一種嘗試[J].旅游學刊,2009, 24(7):12-17.

[5] 張凌云.(2012). 走出混沌:旅游學科的歸屬與性質探索.中大管理研究,7(1), 13-34.

[6] 王欣,鄒統釬.非慣常環境下體驗的意義[J].旅游學刊,2011, 26(7):19-23.

[7] 陳海波.旅游概念界定與旅游學科框架構建的一個新視角[J].旅游學刊,2016, 31(4):62-70.

[8] 陳海波.非慣常環境及其體驗:旅游核心概念的再探討[J].旅游學刊,2017, 32(2):22-31.

[9] 管婧婧,董雪旺,鮑碧麗.非慣常環境及其對旅游者行為影響的邏輯梳理[J].旅游學刊,2018, 33(4):24-32.





圖片來源 || 
正文插圖設計與照片:孫佼佼 蘇州科技大學講師


編輯 || 

黎耀奇 中山大學旅游學院副教授

方淑杰 中山大學旅游管理博士生

劉必強 中山大學旅游管理碩士生

孫佼佼 蘇州科技大學商學院講師



  • 圖文來自:旅游學刊

  • 整理發布:重慶市旅游規劃研究院


聯系電話:023-89546321

電子郵箱:89546321@qq.com

公司地址:重慶市江北區建新北路38號




<var id="h15zp"></var>

亚洲日韩在线不卡无码,亚洲日韩在线不卡无码,亚洲日韩欧美国产高清αv